金盤獎證書s.jpg 

2014年9月17日,申城秋葉微紅晴空麗日。《時代樓盤》雜志社一行來到艾麥歐(上海)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M.A.O.)就深圳羅浮•天賦項目獲得金盤獎深圳賽區最佳別墅獎對M.A.O.董事長、首席建筑師毛厚德先生進行專訪。 
 

毛厚德先生自1988年進入東京工業大學開始,先后師從日本設計大師坂本一成先生、小林克弘先生等,著力研究都市現象與建筑之間的關系。

1994年,毛厚德先生成立了日本M.A.O.一級建筑士事務所,2000年創建了艾麥歐(上海)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負責在中國及全球開展多個建筑設計項目,涵蓋大型城市綜合體、旅游綜合體、商業集群、辦公建筑、定制型住宅和文化建筑等。他對事務所的規模和項目的選擇進行嚴格管控,以確保他可以親自與各個項目負責人及時溝通,同時保證每個項目都能為社會提供極其有益的啟迪性。直至今日,他的作品已經遍布中國的24個省份62座城市,每一個作品都成為駐在地的城市焦點,為社會、客戶和最終體驗者,帶來最大化的價值實現。這些代表作品包括:東京迪斯尼海、日本東京品川新干線大廈、日本東京國際時裝中心、上海五角場萬達廣場、上海主角、大連萬達中心、花橋游站、深圳羅浮•天賦、靈山小鎮•拈花灣等項目。


專訪依始,記者就獲獎一事向毛先生致以祝賀。因為金盤獎的評選為保證公平公正,獲獎的項目歷來都是通過公開選拔與投票來選出的,往往一些項目的設計者在最后才會得知。因此毛先生表示羅浮•天賦項目的獲獎自己先是感到驚訝而后又覺得十分開心,能得到房地產領域內的最高獎項他十分榮幸。同時毛先生又強調,M.A.O.的“金盤”項目永遠都在下一個,接下來的創作也一定會更加優秀,力求精益求精。

接著雙方進行了進一步的深度交流。毛厚德先生在專訪中強調:“當下建筑師要重新認識自己的身份。不應只是單純地做個繪圖匠,而應把握自己的命運,做自己的選擇,預測明天甚至后天。做市場的主導者,做現象的描繪者,做游戲規則的制定者。”鼓勵優秀的建筑師在創作中爭取更多的決策權。并且表示自己就是“‘非定勢思維’的推崇者;‘合理邏輯’的分析者;‘隱在秩序’的洞察者;‘游戲規則’的創立者,一個廣義的建筑師。”

2002年M.A.O.與大連萬達集團簽訂協議進行合作,接下來由M.A.O.主持設計的商業綜合體:萬達廣場在全國遍地開花,前后有十余座萬達廣場建成。對于人們認為羅浮•天賦項目與M.A.O.以往的主要項目,如以萬達為首的商業綜合體并不屬于同一建筑類型,不符合M.A.O.的風格。毛先生不以為然,他表示自己非常反感將M.A.O.定義為某一類型的建筑設計事務所,無論是景觀設計、商業地產、旅游地產等等任一標簽都不應貼在M.A.O.的身上,M.A.O.對項目的選擇源于對市場的把握和對未來的預測,從不局限于某一個方向。

【以下是專訪實錄】

時:羅浮•天賦在眾多同類候選項目中能夠脫穎而出,必然有其優勢,您認為評審委員會最終選中您的作品的原因是什么?而該項目的建筑特點,是如何與客戶訴求相契合?

毛:老實講,羅浮•天賦這一項目在設計過程中,打破了以往對土地使用的基本規律。我們過去在做別墅規劃時習慣于根據土地的特點情況分別做規劃安排,例如平的土地做建筑,斜的土地做景觀,這些是建筑師在做規劃時一種常態的考量。但其實這樣的常規在我看來不一定要作為定式必須執行,羅浮•天賦作為高端住宅,選址在距市區很遠的地區,人們為什么要到這里來?這是我始終在思考的問題。如果照往常的建筑規劃,將崎嶇的土地面夷為平地,砍掉有礙視野的草木,那么這樣蓋出來的房子與城市中的又有何異?所以羅浮•天賦這一項目最大的特點就在于每一棟建筑與周邊的環境形成個性化的融合,每一棟房子由于周遭的不同都會形成姿態各異的造型設計,給住戶以平時所完全感受不到的居住體驗,讓他們覺得有趣,愿意呆在這里。而我們所面對的客戶絕大多數都是社會中的高收入人群,即所謂的高端人士。他們對這種高端住宅的要求是什么?我認為可以用幾句話描述,就是:“裸露的身體,沒有被偷窺的危險,還能曬到太陽。”(笑)我認為這是一個比較高的境界,這才是一個真正的頂級住宅應該給予到客戶的體驗,讓他們的身心能夠得到徹底的釋放,還能保證絕對的隱私性。羅浮•天賦就是這樣的房子。

14號別墅-1.jpg

時:經過數年的開發,羅浮山現已成為成熟的旅游景點,開發后的“羅浮山名勝風景區”也以其自然風光和道佛并存的文化背景吸引著四面八方慕名而來的游客。羅浮•天賦就依山傍水于羅浮山下,處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中,您在該項目前期的策劃過程中都有哪些設計意圖與思考呢?

毛:我們都知道,羅浮山是我國的道教名山,山上有許多極具歷史與文化價值的道教建筑。難能可貴的是亦有一些佛教寺廟立于其上,形成一種道佛同立的深厚的宗教文化氛圍。而如我前面所提到的客戶們的訴求,那種只屬于自己擁有的私人空間,正與羅浮山所帶來的宗教思想相契合。莊子曰:虛室生白,只有在什么都沒有的地方,才有自由不被束縛的心,即無為。無為的境界就是用心與自然交流,在這片天地間,只有“我”與“神”,“我”可以在此躲避時間的喧雜,保持自身的一種寧靜,修身養性、參悟人生。而我認為這種一人獨立于一室瞭望天地的情境,很有點類似于“井底之蛙”的味道。(笑)可能在年輕人的想法中“井底之蛙”這個成語是一種貶義詞,但在成功人士的心中,我認為這是一種境界的寫照,就這只青蛙的情境我認為用在這里卻非常合適。

IMG_7926.jpg

時:高端住宅伴隨著常人難以接受的高價的同時往往也要面臨高端客戶的高要求,開發商也會對設計方案做十分慎重的考量。從接受項目到最終的實施,您認為這其中面臨的最大設計挑戰是什么?您是如何解決的?

毛:我認為最大的挑戰是要保證每棟建筑的排他性。現在很多人在做高端住宅的時候會考慮的幾個問題:第一,地夠不夠大;第二,裝修夠不夠富麗堂皇;第三,是否模仿一些建筑,比如說一些歐式的或是其它的風格。我覺得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多次強調過的,它能提供日常生活中所不能夠感受到的空間,或者說它能不能讓你得到全身心的釋放。而要做到這些,就要保證這座建筑的排他性,就是這座房子與其它的空間要保持多大的距離,它要以何種方式與周圍的環境共處以期達到一種融合,達到除自己之外的一種“排他”,而自己又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這與往常的常規方案相比,工作量是大了很多的,我們要一個一個的實地考察,有針對性地對每一棟房子做獨立的設計。但正是經過這種大量心力地付出,才會讓人們有想要擁有它、擁有這棟房子的沖動。

時:您能夠舉個具體的例子嗎?

13號別墅-2.jpg

毛:羅浮•天賦有這樣一棟房子(如上圖),像一座橋一樣架在一條河流之上、山坳之間,其實這整個山谷本來根本不是開發商的建筑用地,是公共區域。但我覺得這是一塊非常好的地方,你可以看到,當一個人在這座房子中時,他只有一條視線,就是順著山谷看出去,在他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只有他自己,沒有人能夠打攪他。這棟房子看上去就很像一口井橫倒在上面,這青蛙,在井中看出去的時候,那片天、那口井中,就他一個人,不,它一只青蛙存在。(笑)而這口井把它完全同外面隔離掉了,可能它擁有的領地很小很小,如這棟房子,三畝五畝,但實際上他在這棟別墅中所感受到的空間,可能是幾十畝甚至上百畝,這就完全制造了一種虛無、無為的境界。要做到這一點是非常不容易的,但這也是我心目中高端住宅的最高境界,即做一只“井底之蛙”。

時:您認為建筑師不應是狹義的、以接任務書至上的工匠設計師,而應該是廣義建筑師。那么對建筑師如此多方面的要求包括對市場的敏感、對發展趨勢的判斷、與客戶的溝通等等,這些在M.A.O.中是如何體現的呢?

毛:其實我以前也算不上是一個廣義建筑師。在90年代的時候,國務院政策研究中心在一些報告中要求我做一些項目,那時候我發現我的想法與方案并不能與它們的要求達到一致,慢慢的我就發現這種自上而下的合作方式很難讓人接受。我時常告誡M.A.O.的設計師們,把老板們的任務當做圣旨,唯唯諾諾,其實是在約束建筑師的思維。老板說:“不對!重做!”然后建筑師就灰溜溜地回去重做。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悲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建筑師就是一個很悲催的職業。自那時起,我一直在思考,為什么我們就是要莫名其妙地被主宰?為什么我們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而在M.A.O.身上,第一階段我們的確還是在接著任務去做。但到了第二階段,開發商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他們該怎么做。通過我們對社會的判斷,我們來對明天的市場做預測,以期主動地出手去把握這個市場。這個前提就要求你作為一個建筑師要足夠優秀,要達到你說到的那些要求,到那個時候,你會發現建筑師就不是繪圖匠了,而是一種未來與現象的描繪者。

時:現如今房地產市場暗流涌動,市場形勢為社會所深切關注。M.A.O.在新時代的背景下對未來的發展有何打算?

毛:M.A.O.近來在推行一個新的概念,也是我前面提到的M.A.O.的第三個階段——粉絲地產。通過我們多年的工作積累,我們發現,口碑效應要比我們做許多個項目帶來的影響要大得多,營造出一種現象往往能夠帶來一系列深遠影響,一個好項目,可以說比一百個一般的項目都要有市場號召力。你看郭敬明,我們該定義他為作家?還是導演?這不重要,我也不想去評價他的作品好壞,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他通過他的作品制造了一種現象,這種現象為他帶來了可觀的收入。

我認為建筑師和他有一樣的使命:去營造一種現象。它不是說靠硬邦邦的管理或者擴大規模就能夠取得,我們將自己融入到社會的價值觀中,或者說某一個群體、客戶的價值觀中去,挖掘他們的需求,力求讓他們成為我們的粉絲,然后我們再深入研究該開發什么、在哪開發等一系列的規劃。很多人認為我們現在所處的第二個階段已經很好,能夠主宰自己了,但我認為那只是某種程度上的主宰,我們的項目畢竟還是開發商找來一塊地,來找我們去設計。這塊地是不是合適?它做這個項目是不是合理?在這些問題上如果有所差池,我們無法避過也無法解決,我們還是會受到一些限制。而我們要做的粉絲地產,達到了完全不受限的階段,也許我們選擇了一塊地,要做某一種方案,我們決定后,一批開發商就會跟上,金融界就會投資。我覺得這種境界才真正的把一個建筑師的創造力完美地展現出來。這也是我們M.A.O.在未來要努力的目標。

 

【記者后記】

采訪快結束時,記者問到毛先生M.A.O.的前路未來,他點燃了一支香煙,思量了一番,說:“‘粉絲地產’是我們正在嘗試的東西,我把我自己的所想正在努力呈現到這個社會中,我認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這個行業將面臨一些重組,建筑師終將成為個中的核心動力,他們也終將成為城市建設中一個核心的規則制定者。”云煙繚繞中,透出毛先生自信的光彩。作為一名建筑設計師,毛先生的過去與現在是成功的,但他仍在追求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M.A.O.設計師在未來的成功。而作為一個商人,我也相信在他的運籌帷幄與雄心壯志中,M.A.O.將繼續作為行業內的旗艦揚帆遠航、乘風破浪。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